阿波羅網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注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
查看: 7484|回復: 2

中國相聲界的恩怨情仇

[復制鏈接]
發表於 2019-10-20 03:02:23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本帖最後由 雨夜 於 2019-10-20 03:03 編輯

中國相聲界的恩怨情仇

來源:精典悅讀周刊

    在這里,我不想詆毀什麼人,我會做到盡力的客觀! 至於是非,大家評述。 相聲界之所以矛盾重重,究其原因,並非只有利益之爭,還包括地域之爭、師徒之爭!

    互相詆毀、謾罵,甚至是暗自下黑手、奪妻、奪友、爭奪陣營利益,這些亂七八糟的內訌之事在相聲界頻出。 後又出現反三俗等,說到這,大家千萬別以為反三俗針對的僅僅是郭德綱。

   

    郭德綱只是復雜的相聲界中矛盾的一個集中點罷了!郭德綱只是派系陣營爭奪戰的一個焦點,而其身後的關系又極為復雜!

    先說說陣營吧! 相聲界之所以亂,原因就是派系! 主要的派系有,北京相聲界,天津相聲界。舞台相聲界,民間相聲界。 侯派,馬(馬三立)派,常派等等! 這么多派系,盤根錯節,矛盾就開始了。

    相聲確實起源於北京,可是相聲卻龍興在天津,天津當時相聲大師輩出,我們所熟悉的,侯 馬 常 劉,除了劉寶瑞生於北京,其餘全是天津人,而且劉寶瑞也是在天津才揚名的。

    這些人都是傳統相聲的繼承者,可是恰逢時代變革。 進入到了新中國時期,於是這些人被迫放棄了部分傳統相聲,正如侯寶林所說的當時大部分傳統相聲演員,在演出時碰到了檢查,馬上改口說所謂的“現代相聲”,否則後果很嚴重,為了能讓傳統相聲不被消滅,侯寶林可謂是煞費苦心,他左右逢源,在政策和現實中進行迂迴。

   

    首先,他認為傳統的東西不是全錯的,至少不應該一棒子打死,新相聲應該發展,但畢竟要借鑒傳統相聲。 不能孤立存在,於是,對於相聲的管制進行了放鬆,不過如此,評書等曲藝類節目也有所回歸於傳統。

   

    這時,一個叫馬季的人出現了。這個人應該算為今天相聲界的混亂負第一責任。 馬季屬於第一代歌頌相聲開拓者,馬季之所以歌頌,只是因為他成長的年代,他受過的教育,這就死死的植根於其內心。 當時的說唱團看到了馬季的潛力,指派他去做侯寶林的徒弟,大家在這看清楚了,說是徒弟完全是官方套話,侯寶林對其僅為指導,而馬季僅以學生自居,而非徒弟!

    也就是說,他們並非是師徒關系。 隨後,馬季開始創造新的段子,應該說這是沒有錯的,相聲要發展,新的東西必須出來,這是值得贊揚的。 可問題是,馬季以及之後許多相聲“表演藝術家”們,都嚴重缺乏基本功的訓練。他們開始要拋棄傳統,把相聲做成今天所謂的“脫口秀”。

    他把一些笑話弄到相聲里,這本是沒錯的,可是好玩的笑話畢竟有限,當笑話被說盡了,那就只能開始去尋找傳統段子里的精華。

    不久,66年的事開始了。 所有民間相聲,說白了就是天津相聲開始被極力打壓,常家,侯家,以及多位天津相聲泰斗被批鬥,馬季確實也遭遇了一些問題, 但是馬季只受到了一點點的傷害之後便直接把矛頭指向他的老師,侯寶林!

   

    馬季開始把侯寶林定罪於四舊之類。 甚至有傳言說他用鞋子抽侯寶林的臉,當然,抽不抽臉無從調查,但可以肯定的是,在那個年代,為了解脫自己,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打擊直系親屬,或者是親密的朋友,老師甚至是學生。

    還好一切都有盡頭,那場風暴結束後,中國相聲界能安身的僅剩馬季一人,雖然說侯寶林在風暴結束後依然活躍到80年代,可是問題是主流相聲界的主導已經是馬季了,而侯寶林只能算是配角了。

    馬季雖然得力於這場風暴,他也在風暴後成為了當時主流相聲界的一哥。但是,百足之蟲死而不僵,侯家在天津,以及天津相聲界的影響是不能比擬的。

    侯家以及天津其他相聲大家們馬上又開始重回相聲表演界。 說白了,馬季想用自己的新相聲擊敗傳統,開創自己的時代,用歌頌來給自己添加更大的支持,他需要幫手,於是姜昆就順利成章的出現了,實際上就算沒有姜昆,也會有海坤,胡坤!

   

    恰逢姜昆就是那種沒有相聲基本功,但具有舞台表演實力的人,而且重要的是,姜昆也善於歌頌! 姜昆確實是一個得力的幫手,同時,姜昆也受到了馬季強力支持。於是,這對新的師徒開始在正規的”舞台”上大放異彩!

    我們實事求是的說,姜昆確實又很有才華,姜昆曾經的表演確實得到了萬人贊揚。 與此同時,馬季同官方的合作越來越多,受到官方的支持越來越多,隨後,趙炎、馮鞏、劉偉,這些能說的上名字的人開始走進馬季的視野,並頻頻將這些人推廣到了舞台!

    在那個文化匱乏的年代,這些人的話語及能力確實足夠滿足當代人的心! 而此時的侯家呢? 侯寶林在風暴結束後,立即被平反,同時他也開始積極參與官方的合作。因為侯寶林知道,得不到官方的支持,得不到官方的允許,自己這顆樹再大,也得被伐倒。

    於是他聯系了當時許多天津傳統相聲界名人,叫他們耐心創作,自己則進入了官方機構,為這些人能回歸舞台去鋪平道路。 這時中國第一對相聲矛盾開始了!

    也就是所說的北京舞台系,以及天津的傳統系! 這時的相聲界可謂是明爭暗鬥,馬季開始廣納年輕人,給自己的相聲力量增加砝碼。而此時的侯寶林也開始開門收徒。他的兒子侯耀文。也開始活躍在了相聲界的舞台。

    侯耀文、師勝傑,這是作為侯派相聲的兩個力量,由他們發展人員對抗馬季的新相聲! 同時他又聯絡到了常家,就是常寶華、常貴田弟兄,以及馬三立家,馬三立的兒子馬志明,馬志明成為侯寶林代拉師弟,名義是學藝,實質是發出聲音,天津相聲界依舊在,天津相聲界依舊可以團結!

    同時,馬季在北京的勢力也越來越壯大,他開始策劃春晚,甚至是挑選能上春晚的相聲演員,你們可以看看,自從83年春晚之後,馬季的嫡系一直站在春晚的主流舞台,應該說,他已經完全進入了自己新相聲泰斗的身份。

    不但如此,馬季開始天津之行,准備在天津內部挑選相聲演員。

   

    這話說明了,就是告訴你,天津想要學相聲的跟着我,馬上叫你登春晚,這就好像是李菁何雲偉,脫離郭德綱後馬上可以被姜昆推上春晚,於是馮鞏出現了。 應該說馮鞏的出現,以及馮鞏本人證明了所謂的相聲派別,並非是無堅不摧的。

    起初馮鞏與劉偉搭檔,劉偉也是馬季的愛徒,可是後來馮鞏厭倦了這種派系之爭,想要自己出頭,如果一直呆在馬季的門下,那麼只可能是一個平凡的笑星,恰巧這個時候牛群又出現了!

    牛群的師傅是常寶華,應該說,牛群是正宗的天津相聲界的人物,兩個人藉著拍戲的機會,得到了接觸,於是馮鞏借機脫離馬系,與牛群合作。

   

    要知道,在相聲界換搭檔是極為冒險的,更何況,牛群是天津相聲界的人,兩個人搭檔後,對中國相聲界都極為震動。尤其是作為大師哥的姜昆,對馮鞏也是恨之入骨,藉著自己和馬季的實力,給馮鞏等人以及大限度的打壓。

    天津相聲界也不甘示弱,藉著當時的相聲大賽,為自己派系廣納門徒。而那時馮鞏也頻繁在公開表示,我是純正的天津人,這話說白了就是告訴你,我是天津人,我的後面就是天津相聲界! 於是,雙方又進入互挖牆角,互挖人才的第二階段。 當時能去春晚的,相聲演員大多都是有北京或者天津背景的人去的。而且當時,出道的相聲演員基本上不是拜了馬氏門下,就是拜了侯氏門下!

    大家還記得當時郭德綱相聲中,曾經說過,相聲大賽的間隙中,聽到了評委們的互相指責及謾罵,後來還大打出手。 雖然明顯是誇張,但是也說明了當時的一個情況,相聲大賽中各派人物都希望自己的門徒能夠登頂,明爭暗鬥也是非常普遍的。

    後來的CCTV相聲大賽亦是如此,台下的評委基本分兩派,馬季姜昆、侯耀文! 而得獎的人也是暗藏玄機,我們最熟悉的第二、三次相聲大賽,常佩業,賈承博,這對馬姜門下的。陳寒柏便是侯氏門下,當時送選相聲的基本都是什麼文工團之類的,這些無依無靠的全被PASS。

    比如楊儀父子,給他們獎很明顯,請選擇今後發展的路線,要麼馬姜,要麼侯氏天津!有興趣的可以去查查CCTV電視大賽的獲獎名單,以及獲獎後這些人的從師方向! 小小的一個相聲大賽竟然如此深奧,確實令人汗顏!

    中國人的交往藝術在這里便是發揮到了極致!雖然表面各評委互相謙讓,非常禮貌,實際確實各懷心事。 舉個例子,戴志誠撬了侯耀文的妻子,姜昆是戴志誠的最好的朋友,如果按照常理來說,你戴志誠撬的不僅僅是別人的老婆,更是所謂圈內好友的妻子,那麼姜昆等人應該勸阻,可是,他們不但沒有勸阻,反而後將此事公開,自由戀愛么!

    侯耀文對此事表示沉默,因為,一旦把這事說開了,問題就都來了! 簡簡單單的婚姻卻並非這么簡單,這實際上也是就是明告訴侯派,矛盾就是這樣,公開了也罷,無所謂。至此,兩派相聲進入了新的階段,明着干!

    隨後,04年郭德綱拜師侯耀文,然後姜昆等人就開始反三俗,有人說郭德綱在利益上侵犯了姜昆他們。 但是想想,郭德綱說的是劇場相聲,而姜昆等人就是舞台相聲,你能礙着人家什麼事?

    姜昆的門徒們去什麼外地演一兩個相聲,就能賺到一把鈔票,回過頭來,該上春晚上春晚,該拿錢拿錢。 他們不可能因為你一兩個相聲就混沒了飯碗。 正如郭德綱說的,他們會一段相聲就夠了,全國這么大,一個相聲騙一年不是足夠了么?

    郭德綱的相聲又不是普及9年義務教育,又不是所有人只聽他的不聽別人的,全國聽不到郭的相聲大有人在! 他們依然不耽誤賺錢,郭德綱怎麼就惹上他們了?

   

    很明顯這就是對侯氏相聲的新勢力攻擊!對天津老相聲界的攻擊。 大家還記得,侯耀文死後誰哭的最傷心? 是常寶華。他們兩家有着深厚的友誼,並且有着共同利益,隨後侯耀華因為遺產案臭名昭著。

    但這不妨礙他隨後拜師常寶華,這說白了就是,我跟郭德綱怎麼吵是我們的事,但是我們侯家仍然是天津相聲派系的! 就說這么多了,我說的東西你們信也好,不信也罷,你們可以按照這個思路觀看今後春晚的相聲演員的出處,你也可以看看今後姜昆等人的動態。

    李菁何雲偉曾經同與郭德綱站在風口浪尖被指責為三俗,為何脫離之後一步登天馬上上春晚? 郭德綱這么遭恨么? 郭德綱不光是代表自己的集體,也是代表着天津相聲集團,至於評說,後人各自罷了!

    再說個小故事,大家可能都知道。 馬志明欠人拖拉機!馬志明讓人告到法院啦! 這是怎麼回事兒啊?

    天津拖拉機製造廠,雇請律師,一紙訴狀將馬志明訴至法院,稱天津拖拉機製造廠近日拖拉機銷售量銳減,原因是馬志明創作表演的相聲《糾紛》造成的。 由於被告人在這段相聲中塑造了一個“‘天拖保全’丁文元”的形象,給天津拖拉機廠的聲譽帶來了影響,看更多加微信 使拖拉機銷售量大幅減少,故申請法院判令被告馬志明賠償減售拖拉機的損失,停止表演相聲《糾紛》,並賠禮道歉。法院竟然受理了。

    立刻,所有的電視台、電台都不約而同地停播了這段頗受觀眾歡迎的相聲《糾紛》;在劇場演出中,無論台下的觀眾如何要求聽《糾紛》,馬志明也不敢演了。 演員的創作應是職務行為,每一位演員所創作的作品,都要經過層層審查,通過之後才能上台表演,可這時,賠人家拖拉機的責任卻全落在了馬志明身上。

    有人算了一筆賬,當時,馬志明的每月工資不足百元,還甭說賠償“天拖”減少的天文數字的拖拉機銷售金額,就是賠償幾十輛的錢,也足夠馬志明的子子孫孫近乎都得為拖拉機去奮鬥了。 而更為嚴重的是給馬志明帶來的心理傷害,他怎麼能再受傷害啊?!

    馬志明是膽小的人,當“被告”都害怕,何況還要面對賠償人家無數拖拉機的壓力呢? 怎麼辦呢? 再大的壓力也得面對啊,找詞兒!

    對啦!“我們說的‘天拖’,不是指的你‘天津拖拉機廠’,也不是只有你‘天津拖拉機廠’才能簡稱‘天拖’。因為‘天拖’也可以是‘天津拖車廠’、‘天津拖鞋廠’、‘天水拖拉機廠’……”

    可是,對方的律師窮追不舍:“不對,你們在大連有一次演出,給你‘捧哏’的在你說完‘我天拖保全’之後,說了一句‘嗯!天津拖拉機廠’,所以,你這是狡辯。” 完了,讓人抓着把柄啦!

    因為馬志明剛恢復演員職業時,很長時間還沒有固定“捧哏”的,那次在大連演出,是臨時由山東快書演員李鳳翔“捧哏”。 也不知怎麼回事兒,就他加了這么一句多餘的話,讓人家給抓住了,甚至到底說沒說這句話,他們誰都記不清了。

    這可難住馬志明啦!對方洋洋得意,認為勝券在握,並在諸多媒體上製造輿論,攻擊《糾紛》。 就在這時,馬三立在一個場合找到了時任天津市委副書記的張丁華,張丁華一聽還有這事兒,立即給受理此案的法院打電話,要求撤案。並表態:“我認為《糾紛》這段相聲挺好,沒問題,還要繼續演。” 就這樣才了結了這段官司。


178

主題

5234

帖子

2萬

積分

管理員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積分
23706
發表於 2019-10-21 21:36:06 | 顯示全部樓層
水真深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發表於 2019-10-22 03:39:11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牛哥HDF19990720 於 2019-10-22 03:45 編輯

每個人的口味兒、欣賞能力、鑒賞能力都不相同,但相聲這門藝術恰恰是雅俗共賞、普天同樂的一個藝術門類。
我個人認為:就個人學識、創作能力、對各項不同藝術門類的精通還有對時事、政策、局勢的把握度等等綜合實力上來說吧,相聲界有些多後生科班、年輕的相聲演員們的綜合實力都遠遠地超過了郭德綱以及他的團隊!我這個話說得一點兒都沒有水份———— 我只是把許多人不敢說而又不願意說的真話率真地說出來了……
現在相聲界競爭最激烈的就是在相聲作品、相聲段子的創作上,我發現有許多科班出身的有文化、有思想、敢於創新的年輕弟子、相聲演員們非常了不得,他們都敢於突破傳統、突破瓶頸、突破觀念,他們創作的相聲作品都非常精彩———— 這一點是郭德綱以及他的團隊應該虛心學習與借鑒的地方,你有錢了就並不代表你能搞創作、你能創作出精彩的相聲作品來! 你如果看到我帖子不高興、來打擊我的話,那恰恰說明我言中了、我說的是真話、我說到你心坎兒上去了……
牛刀小試,哥非昔比,低調行事,高調做人! 哈哈哈哈哈哈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機版|阿波羅網

GMT+8, 2020-4-8 21:11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